新闻中心
猎人国际产品中心 Product Center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Contact Us
地址:深圳市龙岗区龙腾路22号
联系人:
电话:4008-521-939
QQ:[field: qqid]
邮箱:info@viphunter.net

又一留学生自杀身亡!Facebook首席运营官:有时候失败真的不怪我们!

来源:http://www.zglieren.com/news287670.html   发布时间:2017/12/13 0:00:00   返回列表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媒体报道 > 又一留学生自杀身亡!Facebook首席运营官:有时候失败真的不怪我们!
又一留学生自杀身亡!Facebook首席运营官:有时候失败真的不怪我们!

就在这期末的考试季,又一名中国留学生在寒冷的冬日自杀身亡

2017年12月6日,多伦多大学牙医学院发出一封官方邮件,确认了王姓华裔学生自杀离世的消息

据说,该学生在校成绩优异,家境殷实,在同学眼中也是性格开朗,如果没有看不开选择不归路,现在她的前程是如何的阳光明媚...

也许你会觉得她懦弱,或者认为这只是个例,但留学生因无法处理出国后的挫折和压力而选择自杀的其实并不在少数

2017年2月,加州大学圣芭芭拉分校(UCSB)的中国留学生刘薇薇,在寝室内自杀身亡;

2016年12月,就读于俄州州立大学理论物理与天体物理专业的学生刘凯风饮弹自尽;

2016年11月,来自上海的留学生陆某在加拿大多伦多大学求学期间自杀;

2016年1月,芝加哥大学布斯商学院中国留学生陆某,跳进冰冷刺骨的密歇根湖自杀;

同年1月,在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就读的研究生张某疑跳崖自杀,半年后警方才找到她的尸体;

2015年1月,耶鲁大学留学生王璐畅从金门大桥跳入三藩市湾自杀;

2014年10月,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大二留学生李阳凯在校园附近的一所公寓楼跳楼自杀。

也许你会奇怪,留学生们过着无数人羡慕的生活,他们又怎么会如此地想不开?

前些日子,一封女留学生的“遗书”在网上流传

还好最终她被爱她的人救回,但其中却暴露了留学生内心最软弱的部分

“我曾梦想过澳洲和昆士兰科技大学的生活。为了获得学位,我花费了巨额费用,现在我却身心俱疲。”

“我们是澳洲大学的印钞机,他们在国内招生时就欺骗了我们。我们坐了10多个小时飞机来到这里,但所有的蓝图都只是泡影。”

“再见,我亲爱的大学伙伴们,现在是时候结束这一切了。我生命中的最后一句话是,任何人跟你说家以外的地方很美好,都不要相信,他们都在撒谎。只有钱才是人们永远的朋友,没有钱谁也帮不了你。”

留学生们背负的除了自己的梦想,难免的还有父母的期望、同学的眼光,生活中他们也要时刻面临和处理着始料未及的各种问题和牵绊...

因此,我们不仅要看到留学的美好,更要正视其中难免的压力和困难

这些孩子拥有着人上人的智商,或许在朋友眼中,在朋友圈中的他们也有着不凡的情商,但他们缺少了最重要的抗对挫折和悲伤的能力

没有这样的力量,生命之花开得再艳丽,也不过是昙花一现,令人惋惜...

去年5月,Facebook首席运营官Sheryl Sandberg在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进行了毕业典礼讲演,而那时,这个掌管着千亿商业帝国的女人,也不过刚刚从失去挚爱的阴影中走出

人生起起落落,又有什么痛苦能大于世间最爱的人忽然消失呢?

她用亲身经历同我们分享了该如何面对生活中的悲伤和挫折,有时候失败和困难真的不怪我们,而在人生的低谷,我们也要相信,悲伤总会过去,阳光总会到来....

朕今天把这个故事分享给你们,望大家在留学及平凡的生活多一份释然和通彻!

我从死亡中感悟到的

在今天这个特殊的时刻,我不会和你们交流我的人生经验,而是试着和你们分享我从死亡中学到的领悟——事实上,我从未在公众场合谈过这个话题。

一年零十三天前,我失去了我的丈夫, Dave。

事情发生得非常突然和出人意料。我们当时在墨西哥参加一个朋友五十岁的生日聚会。我正在午睡,Dave去做运动。

之后发生的一切都是不堪回首的,比如我发现他躺在体育馆的地板上,停止了呼吸。比如我不得不独自飞回家,告诉我的孩子们他们父亲的死讯。比如我眼睁睁看着他的棺材渐渐地没入地面。

在那之后的好几个月,在那之后的很多时候,我感觉我自己要被悲痛的吞噬了。那是种填满你的心脏、你的肺、限制你思考,甚至让你无法呼吸的空虚。

Dave的离去深深地改变了我。我知道了悲伤的深度。但同时,我也领悟到,当你们的生活沉入谷底,你们可以反击,冲破表层的障碍,再次呼吸。

我认识到,当你们面对无边无际的空虚,又或者当你们面临任何挑战,你们可以选择过快乐好有意义的人生。

今天,我希望你们可以学习到一些我对于死亡的体悟——那些关于希望,力量,以及我心中永不灭的光。

悲剧无法避免时,我们该如何面对?

我相信在座每个人都或多或少有过挫折。你们渴望得到A,但你们只得到个B。好吧,咱实话实话,你们拿到A-却依然不开心。你们申请Facebook的实习生,但你们只拿到了Google的offer。

你们肯定很快就会面临更多和更惨的不幸——你们有可能会错失机会,你们工作失利,一场疾病或事故会在一瞬间改变你们的一切。

你们有可能会丧失尊严,尖锐的偏见会深深刺痛你们。你们有可能会痛失挚爱,破裂的感情无法修复。而有的时候是生命本身的失去。

你们有些人或许已经经历过了以上的一些悲剧和困难,那些事情也给你们的人生烙上了深深的印记。

问题不在于这些事情是否会在你们的身上发生,因为它们最终会的。因此,今天我想和你们说的是,当悲剧发生了之后,该如何应对?

该轻松的日子你仍旧会很轻松,而至于那些承载着苦难的时光,那些从根本上挑战你每个坚持的日子,将最终决定你会是一个怎样的人。

最终被用以塑造你的是你所走过的那些艰难,而非浮名虚利。

在Dave离世后的几个星期后,我和朋友Phil聊起一件本应该由Dave去完成的一件父子间的事情。

我们虽然找到了一个弥补方案,我哭着对他说:“可我还是想要Dave。” 那时,Phil搂着我,说:“第一选择不存在了,我们只好将就着用第二个选择吧。”

是的。在有些时候,我们除了第二个选择,别无他选。那么在这样的时候,该如何是好?

作为硅谷的一员,我很高兴地告诉你们我这么说是有数据可参考的。在花费几十年的时间研究人们如何面对挫折之后,心理学家Martin Seligman发现,三个P (也就是我后面说的三个假象)——个人化(Personalization)、普遍性(Pervasiveness)和持久性(Permanence)——这是我们从苦难中再次振作起来的关键。

我们所经历的每一次挫折,都会在灵魂深处种下坚韧的种子。

不要总将不幸的发生怪在自己身上

第一个假象是“个人化”——总以为是自己做错了什么才导致不幸的发生。

这与承担责任不同,责任是你们该做的。你们要懂得的是,并非所有发生在你们身上的不幸都是由你们自身引起的。

我的丈夫去世后很长时间,我都在责怪自己。Dave是在几秒钟内死于心脏病突发的。当我翻阅他的病历,我不停地责问自己:我本来可以做些什么的,那样或许戴夫就不会死了。

直到我了解了三个P的假象,我才接受了我无法阻止他死亡。他的医生们没有发现他的冠心病。我是学经济学的,我怎么可能发现呢?

停止埋怨自己是可以逐渐让你变得更加强大的方法之一。一个有能力但是却无法令学生适应他教学方法的老师在走出自责之后,可以在未来的教学中做得更加出色。

而学校的游泳运动员在原谅自己偶尔的发挥失常之后,也通常可以获得更加出色的成绩。不要总是将失败完全归咎于自己。这样你才能够快速走出失意,甚至做得更好。

别让一件事影响你生活的全部

第二个假象是“普遍性”——以为某一件事会影响到你生活的全部。

你们知道那首叫“一切都是极好的”的歌吗?那时的一切就是这首歌的反调:“面对那吞噬一切的悲哀,我们无处逃避。” 实际上,并非如此。

一个儿童心理学家曾鼓励我尽快引导我的孩子们回到正常的生活轨道。所以,在Dave去世的十天后,孩子们开始上学,我开始工作。我记得,那是在我丈夫去世之后第一次参加的Facebook的会议,我的精神十分地恍惚。

我心里想的是“他们所有人在讲些什么,这些和我有关系吗?”后来我被卷入了讨论,有那么一秒的时间我忘记了我丈夫的逝世。

那短短的一秒钟让我看到我的生命中还有其他并不可怕的东西。我和我的孩子们都健健康康的。

我的朋友和家人都深爱着我们,都陪伴支撑着我们。其实豪不夸张地说,很多时候都是这样的。

失去伴侣往往会引发严重不利的经济后果,尤其是对女性而言。因此,许多单身母亲和父亲必须为生存而不懈奋斗,繁忙的工作往往不允许他们有足够时间去照顾孩子。

但我有经济保障,我有时间照顾孩子,我还有一个很好的工作。渐渐地,我的孩子们开始在晚上安然入睡,他们越来越少哭闹,他们又能玩耍了。

悲伤不会永远持续

第三个假象是“永久性”——以为悲伤将永远持续下去。

有那么好几个月,无论我做什么,我都感觉那令人窒息的悲伤将永远伴随着我。

我们有时候觉得自己现在感受到的情感是会无限期地存在的,然后我们会经历由情感衍生来的其他情绪。

我们首先会感到焦虑,然后会为自己的焦虑而焦虑。我们觉得伤心,然后又会为自己的伤心而伤心。

实际上,我们应该接受自己的感情。但同时也应该明白,它们并不会永远地持续下去。我的犹太教拉比告诉我,时间会治愈一切,但现在我需要向前一步去直面悲剧。这是个好建议,但并不是指的我写的那本书“lean in。”

你应该了解的有关失败的假象

我很希望我在你们这个年龄的时候,就能够了解到有关失败假象的这三个理论。现在回想起来,知晓这些事情,实际上从可以很大程度上帮助曾经的我。

当我还在做大学毕业后的第一份工作时,我的老板发现我不懂操作Lotus 1-2-3表格。这是一个电子表格——去问你们的父母。

他张大着嘴惊讶地说:“我简直不敢相信,你们连这个都不会,却能得到这份工作。”然后他走出了房间。我回家的时候深信我会被解雇。

我以为我在所有事情上都很糟糕。但事实证明,我只不过是不太擅长做电子表格罢了。如果早些知道“普遍性”的假象,我当时就不会那样焦虑了。

现在回忆起来曾经和男朋友分手的事,我也希望我那时可以理解“永久性”的假象。这样一来就可以自我宽慰。因为我会早知道,那种感觉其实不会永远持续下去,如果我对自己诚实的话,就会懂得任何关系都不是永远存在的。

当我的男朋友和我分手时,我也希望已经理解了“个人化”的假象。有的事情,不是你们的过错,真的是别人的过错。我的意思是说,这家伙从来不洗澡。

在我20多岁时,我的第一次婚姻以离婚告终,那时所有的失败假象都在一同折磨着我。我当时认为无论我已经有了怎样的成就,我都是一个大写的失败。

这三个假象是我们面对许多事情时会产生的常见反应,在事业上,在个人生活中,在人际关系上。你们或许会觉得你们现在就面对着它们中的一个。

但是,如果你们能认清你们正落入了这些陷阱,你们就能自救。正如我们的身体有一个生理免疫系统,我们的大脑也有一个精神免疫系统,有一些步骤可以帮助你们开启你们的精神免疫系统。

有一天,我的心理学家朋友Adam Grant建议我想象事情本可以更糟糕。这完全是反直觉的。“更糟糕?”我说。“你是在逗我吗?事情怎么可能会变得比现在还要糟糕呢?”

他回答说:“Dave也很有可能在开车带着孩子们出去时突发心脏病。”意识到这一点的那一瞬,我很强烈地感激我家里的其他人都还安然无事地活着。这种感激之情在那一瞬间超越了我心中的苦楚。

试着去寻找那些让你们觉得感恩的事情,这是从悲伤中复原的关键。那些能够花时间列出值得让自己感动的小事情的人,会变得越来越快乐和健康。事实证明,感恩你们的福分可以增加你们的福分。

我今年的新年决心是每天晚上睡觉前写下这天的三个幸福时刻。这件简单的事情已经改变了我的生活。因为不管每一天发生什么,我都会想着快乐的事情入睡。你们也可以试试。

上个月,也就是Dave逝世周年前的十一天,我在一个朋友面前失声痛哭,那时我们坐在浴室地板上。我说:“十一天。一年前,他的生命只剩下十一天了,而我却一无所知。”于是我们泪眼朦胧地看着对方问道,如果我们知道我们还剩11天了,我们将如何度过?

在你们毕业之际,你们能够做到让自己过得就像生命只剩下最后十一天一样吗?我并不是让你们抛开所有事情,每天都去开party。我的意思是,我们应该明白每一天都是多么珍贵。每一天真的都是那么的珍贵。

在我生命中最糟糕的事情发生一年之后的今天,我站在这里,有两件事情是确切存在的。我心里始终有一片望不到尽头的悲伤之海,它就在那里,我可以触摸到它。我从来不知道我可以哭得那么频繁,那么悲痛。

但我也知道,我每天都可以正常行走。这是我第一次为我的每一个呼吸而感激,为我依然活着而感激。我过去是每五年庆祝一次我的生日,偶尔庆祝朋友们的生日。如今,我总在庆祝着。

我曾经在睡前常常为当天搞砸的事情而揪心着,相信我,真的有好多糟心的事情。现在,我会努力去回顾每天的幸福瞬间。

说来讽刺,我失去了丈夫,但这件事却帮我找到了更深的感激——感谢我朋友们的善意、家人们的爱和我的孩子们的欢声笑语。我希望当你们需要时,你们可以怀有那样的感激之情,不仅是为美好的日子感激,也要为艰难的日子而感激。

未来你们会有很多快乐的时刻。你们一直想去的旅行。与你们超级喜欢的人第一次接吻。找到一份和你价值观相符且热爱的工作。

这些事情都将会发生在你们身上的。请尽情享受每一件事情。

我希望你们好好活着,快乐地、有意义地过好你们珍贵的每一天。我希望你们没有痛苦地行走,这意味着你们有好好珍惜你们所走的每一步。

然后,当挑战来临的时候,我希望你们能够记得,在你们内心深处牢牢稳固着的,是你们可以不断学习和成长的能力。

你们并非天生具有从苦难中康复的能力,但是这种能力就像肌肉一样,是可以锻炼的,然后当你们需要时就可以用到它。在这个过程中,你们会明白你们自己是谁,也会知道你们可以成为最好的自己。